劉紀原:追憶李鵬同志

來源:中國航天科技集團   發布時間:2019-10-11 17:43:40 
分享到
“近淚無干土,低空有斷云。”這段時間里,我一直懷著極度悲痛的心情緬懷敬愛的李鵬同志,目睹被雨水沖刷的長街和云層遮蔽的天空,心情如同杜甫的這首詩句,難以抑制心中的悲痛和對李鵬總理的懷念。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李鵬總理長期擔任中央專委會主任,他堅持黨中央、國務院和中央軍委一貫支持航天事業發展的方針,支持航天改革振興,為航天事業的后續發展打下堅實的基礎。1998年,李鵬同志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后繼續關心航天事業,在長征火箭發射50次紀念會上特別題詞“振興航天,頑強拼搏”。

我從1984年開始作為航天部門的負責人之一,有幸多次向李鵬總理匯報工作和陪同出訪,李鵬總理注重調查研究、決策民主和求真務實的工作作風,給我留下深刻印象。他對航天人的關心、愛護和信任,使我們在困難中看到光明,在成功時保持冷靜。

微信圖片_20191011174127.jpg

▲ 李鵬同志和劉紀原同志在一起(航天檔案館 供圖)



李鵬:打航天國際牌,要干就要真干


上世紀八十年代流行一句話:“搞導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

1984年5月,我出任航天部副部長,當時由于軍品任務銳減,整個航天系統有24萬人,每年經費才5.8億元。之前,航天人只需完成好國家指令性任務就可以,而且全國一盤棋大協作,只要有紅頭文件,訂貨、材料、供電都沒有問題。改革開放以后,由于航天元器件訂貨少、品種多,要求高、成本高,很多配套單位都不愿意承接任務,中國航天面臨空前的困難。

中國航天決定用自身技術在國際市場上競爭,即“打航天國際牌”。用中國火箭發射外國商業衛星,既是中國改革開放政策在航天系統的體現,也是推動航天體制改革和技術發展的外界動力,同時也是中國航天走出計劃經濟體制、穩定隊伍、進而形成市場與技術良性循環的必由之路,更是國家科技外交的新舉措。

1986年9月,國務院、中央軍委批準成立了對外發射服務專項。

1988年航空部、航天部合并為航空航天部,我通過《內參清樣》向國家建議:由中國發起組織“新興空間技術合作局”,充分利用國際上的有利形勢和時機,積極開展“航天科技外交”,大力進行國際合作,籌措資金,以加速我國航天事業的發展。這一建議得到國務院和國家科委、國防科工委等上級部門的支持。8月中旬,航空航天部林宗棠部長率黨組到北戴河向李鵬總理匯報工作,李鵬總理同意我們提出的“打航天國際牌”的建議,決定讓我率團赴國外爭取項目。10月21日,國務院授權我代表中國政府在人民大會堂與美國國務院代表團簽署衛星發射諒解備忘錄。

微信圖片_20191011174131.jpg

▲ 李鵬同志對新組建的航空航天工業部的批示


1992年,中國航天聯合巴基斯坦和泰國發出開展亞太空間技術與應用多邊合作的倡議,并提出建立亞太空間合作組織的構想。經過多年的努力,2008年12月16日,亞太空間合作組織正式成立。

中國火箭相對低廉的商業發射價格,在國際上有著巨大的吸引力。中國航天根據形勢積極向國際推銷處于課題研究階段的長征二號E捆綁式火箭(簡稱“長二捆”)。經過多輪艱苦的談判之后,美方與中方正式簽訂了發射合同。可這份合同條件苛刻,因為中方必須在1990年6月30號之前,保證“長二捆”火箭有一次試驗發射,否則美方有權終止合同,并對中方罰款100萬美元。1988年年底,李鵬總理在國務院聽取專門匯報時詢問:“‘長二捆’上馬風險到底有多大?還有什么困難?”大家一一回答,發表自己的意見。

李鵬總理表示,要打外星,要干就要真干。既然是市場行為,國家沒法撥專款,缺錢可找中國銀行和開發銀行貸款,并明確幾條原則。姚依林副總理以紡織品出口為例,表示支持航天先擠進國際市場。“長二捆”火箭的研制及發射費用最終由航空航天部自行解決,貸款加利息總共花費4億元。

繼1990年4月長征三號火箭首次商業發射亞洲一號衛星成功后,1990年7月16號,“長二捆”火箭終于成功地飛向太空,順利完成試驗發射。

經過30余年積累,中國航天國際商業發射已成為品牌。在國際合作方面,我國積極開展多種形式的航天國際合作,先后與30多個國家簽署90多項雙邊航天合作協定,已為23個國家和地區實施國際商業發射60余次,實現整星出口項目13個,航天領域的國際合作為服務政治外交大局開辟了有效途徑。


李鵬:必須堅持走以自力更生為主、

爭取外援為輔的道路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國內一直有“造星”和“買星”的爭論。

八十年代末期,我國的衛星已經從科研試制階段轉入到應用階段,但當時國家財政困難,經費有限,部黨組指派我來組織力量認真研究后續發展路徑。

1989年8月21日~26日,中國宇航學會在京召開了應用衛星與衛星應用研討會。我在會上作了發言,指出要重點研究今后衛星的發展應走一條什么樣的路子,如何利用有限的經費發展代表一定水平的衛星,如何在衛星方面推行標準化、系列化、通用化等。

研討會閉幕后,李鵬同志在國務院第一會議室接見了出席會議的代表并進行了座談。他叮囑我們,衛星從科研試制階段轉入到應用階段是一個重大的成就,要使衛星事業有更大的發展,必須堅持走以自力更生為主、爭取外援為輔的道路。

9月2日,航空航天部新一代航天型號研制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李鵬總理、姚依林副總理接見了會議代表。李鵬總理指出,我國在航天事業上的成就基本上是靠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取得的。我們今后發展航天事業,一為國防,二為民用,都主要靠自力更生,艱苦奮斗。

4天后,李鵬總理等領導來到航天,視察了航天一院,聽取了一院、二院、三院新一代航天型號研制情況的匯報并作了重要講話。

1989年10月,為完成新一代高質量、高技術含量的航天任務,培養和穩定科技人員隊伍,航空航天部正式下發《關于新一代航天型號研制工作若干問題的決定》,以規范新形勢下新型號研制工作中的有關問題。

1991年年底,又有針對性地出臺了《關于新一代航天型號研制工作若干問題的實施細則》和“宣傳提綱”。

這些配套完整的體系文件對后來航天科技工作的持續健康發展和人才的脫穎而出產生了重要影響,一大批年輕人得到破格提拔。他們勇挑重擔,快速成長為“航天少帥”和領軍人才。

微信圖片_20191011174136.jpg

▲ 李鵬同志與航天專家親切交流


1997年夏天,我們提出研制大容量衛星公用平臺的建議,李鵬同志表示支持,但指出要走正常工作程序,上報中央專委審批。后來,東方紅系列衛星不僅滿足國內軍民需求,還走向了國際,出口了十余顆衛星,為全球提供服務。


李鵬:航天科技有風險,但也不能總是失敗


我沒想到,此后幾年,坎坷如影相隨,航天人被逼到“失敗不起”的境地。

1992年3月22日,長征二號捆綁式運載火箭正式發射美國制造的澳星B1時,因火箭一級發動機點火不正常,實施緊急自動關機,中止發射。這次發射時,國內約有6億人觀看電視直播。處理完現場后,我主動向上級寫了檢查,并請求處分。

1992年3月31日,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在我和林宗棠部長的檢查報告上做了這樣的批示:失敗乃成功之母。一定要堅持勝不驕、敗不餒,總結經驗找出問題,認真解決,準備再發。一定要把士氣鼓舞好。李鵬總理批示:目前不宜談處分,應找出原因,消除故障,穩定人心,力爭下次發射成功。

1995年1月26號,長二捆火箭發射美國亞太二號衛星,剛升空就突然發生爆炸。

微信圖片_20191011174139.jpg

▲ 李鵬同志視察航天仿真中心時,與航天職工在一起


1996年2月15號,長征三號乙火箭發射708國際通信衛星,起飛后22秒,突然從空中栽落爆炸。我在現場基本上呆住了。

事后,李鵬總理問我,怎么回事?我說這是第一次打。他說,你們為什么不多打一次,成功了再打別人的?我回答,新火箭用于商業發射是有一定的風險,但它是用定金來研發的,打完以后才能拿到剩下的錢。

李鵬總理對遭遇空前困難的航天人格外關心。1996年2月24日,他前來視察航天工業總公司火箭總裝廠,代表黨中央、國務院,代表江澤民總書記看望春節值班的工作人員,向航天戰線27萬職工表示最親切的節日問候。

微信圖片_20191011174142.jpg

▲ 李鵬同志親切看望慰問航天科技工作者(航天科技集團一院 供圖)


李鵬同志關切地詢問了長三乙火箭發射失利的原因,仔細地聽取了長征系列運載火箭研制生產情況的匯報。他指出,中國的航天事業為國家的國防安全、高科技發展都作出了很大貢獻,希望航天職工認真總結經驗,在由傳統的計劃經濟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轉軌中克服困難,從設計到生產都要建立好完整的、嚴格的質量安全保證體系。

然而,8月18日,長征三號運載火箭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發射中星七號通信衛星時,由于三級發動機二次啟動后提前48秒關機,導致星箭分離后衛星未能進入預定軌道。

連續失利使長征火箭在國際航天界的良好信譽受到影響,相繼有5個外國衛星發射服務合同被迫終止或撤銷,正在洽談和爭取的項目也相繼夭折,中國航天對外商業發射服務受到巨大沖擊。

李鵬總理對航天總公司的工作作了重要指示。他特別指出,航天總公司當前最重要的是提高產品質量和工作質量,一定要確保成功,只有連續成功,有些工作才好做。航天科技有風險,但也不能總是失敗。

為扭轉航天系統面臨的“失敗不起,沒有退路,只能成功”的局面,我提出要從戰略高度來認識,堅持質量第一是航天發展必須遵循的重要原則,要求在全系統進行質量整頓。

此后,航天總公司相繼出臺了一系列的質量管理條例:航天工程管理的“72條”、改進質量管理的“28條”、改進質量問題與管理的“雙五條”。同時,采取軍民分線管理。這些政策穩定了軍民隊伍,扭轉了軍品質量,搞活了民品,受到專委的肯定。

此次改革開創了航天質量工作的新局面:從當年10月20日的長征二號丁運載火箭發射開始,中國航天取得連續101次發射成功的記錄。運載火箭連續發射成功,重點型號、載人飛船、多種衛星首飛成功,發射能力顯著提升,地面試驗故障數量減少三分之一。


李鵬:航天技術是國之重器,說好1億就是1億


1996年11月,我陪同李鵬總理訪問智利和巴西等國。在訪問期間,我向李鵬總理匯報工作,特別提出幾次發射失敗大都是因為航天元器件問題。檢測手段落后,無法滿足發展,急需進行技術改造,請求國家給予支持。

1997年航天發射連連告捷,8月2日,我在開往北戴河的專列上再次向李鵬總理匯報了航天總公司的工作情況。李鵬同志對航天總公司開始實行的嚴格篩選電子元器件以確保元器件質量的做法給予肯定,認為這種辦法很有效,并強調在提高產品質量方面,必須要舍得下功夫。

我再次提出,航天急需技術改造,以適應航天技術發展的需要。李鵬總理說,引進設備需要多少資金可以提出來。當聽到我說大約需要1億美元時,李鵬總理講,國家支持。他責成我與當時擔任總裝備部部長的曹剛川同志寫專題報告,國務院秘書長何椿林親自協調有關部門,并報總理批準。當有關部門表示只能給7000萬美元時,李鵬同志說,航天技術是國之重器,說好1億就是1億。12月11日,1億美元落實到位,在國家計委和財政部的大力支持下,同時安排了2億元的低息貸款。

這些經費的落實加大了航天技術改造的力度,成立了6個保證質量的有關檢測中心,這些元器件檢測中心為保障產品質量打下了技術基礎。


李鵬:發展載人航天是必要的


1987年,“863”航天領域專家組采用招標方式,從11種天地往返運輸系統的技術方案中,篩選出兩種可以進一步研討的方案:多用途飛船方案和不帶主動力的小型航天飛機方案,簡稱“船派”和“機派”方案。兩派專家就此展開了激烈的爭論。

經過反復辯論,航空航天部系統內逐漸達成共識:中國載人航天發展的途徑從載人飛船起步。

微信圖片_20191011174146.jpg

▲ 李鵬、吳邦國、賈慶林等中央領導同志親臨發射場觀看神舟四號無人飛船發射


1991年1月31日,春節前夕,中國宇航學會、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聯合舉行中國航天高技術報告會,李鵬同志為大會題詞。受黨組委托,我在會上作了題為《抓住機遇,迎接挑戰——我國航天事業面臨的歷史抉擇》的報告。我們期望航天事業在90年代能夠取得比80年代更加輝煌的成就,要做好三個方面的工作:擺兩個戰場,開拓兩個市場,實現三個換代。主戰場為應用衛星和衛星應用,力爭達到80年代的世界水平;高技術戰場為載人航天,力爭在2000年前將第一艘試驗性飛船送上天;大力開拓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實現航天產品換代、技術裝備換代、研制隊伍換代。

新華社記者把這個會議的情況寫了一個內參,報給了中央領導。會上,我們把早已準備好的《關于發展我國載人航天技術的建議》交給了參加會議的有關領導同志,托其轉交給鄧小平同志。《建議》針對關于“花錢太多”的擔心、“載人航天究竟有何意義”的議論等問題都作了詳盡的說明。

1991年3月15日下午,李鵬總理特別約見航空航天部高級技術顧問任新民。任新民首先分析了中國搞載人航天為什么要從多用途飛船起步。李鵬總理聽完后,提了幾個具體問題:“第一,飛船可否利用‘長二捆’火箭發射?第二,載人航天工程要花多少錢?發展速度和投資有沒有關系?”陪同匯報的錢振業同志作了詳細的說明:“‘長二捆’經過提高可靠性的改進后可以進行飛船發射……”“在研制飛船的費用及時到位的條件下,工程研制需要6~7年時間。”李鵬總理表示該到突破載人航天的時候了,并請任老總準備準備,再向中央專委會匯報一次。

此后,李鵬總理將我從中央黨校叫到中南海詢問我對載人航天的看法和出現不同意見的原因。他聽后明確支持載人飛船項目上馬,并由中央撥專款。

1992年1月8日,中央專委召開第五次會議,專門研究發展我國載人航天問題。作為中央專委主任,李鵬總理在會上總結說:“從政治、經濟、科技、軍事等諸多方面考慮,立即發展我國載人航天是必要的。我國發展載人航天,要從載人飛船起步。”會議決定,在“863-2”航天領域專家委員會和航空航天部過去論證的基礎上,由原國防科工委牽頭繼續組織各方面專家深入開展論證。

1992年8月1日,李鵬總理主持召開中央專委第七次會議,聽取航空航天部和國防科工委聯合組成的論證組匯報。全體委員一致同意我國載人航天分三步走:第一步,在2002年前發射2艘無人飛船和1艘載人飛船,建成初步配套的試驗性工程,開展空間應用實驗;第二步,2007年左右突破載人飛船與空間飛行器的交會對接技術,發射8噸級的空間實驗室,解決有一定規模的、短期有人照料的空間應用問題;第三步,建造20噸級的空間站,解決有較大規模的、長期有人照料的空間應用問題。

1992年9月21日,中央政治局常委在中南海聽取匯報。大家討論了整整一個上午,最后決定,要像當年抓“兩彈一星”一樣抓載人航天工程,有事可直報中央。會議一致同意了中央專委《關于開展我國載人飛船工程研制的請示》。江澤民總書記特別指出:“這是個大事,大家同意,我完全同意,下決心搞這個東西。搞這個東西在政治、經濟、科技、軍事上都有意義,是綜合國力的標志。沒有實際的東西,培養不了接班人。這個事業要培養人才,使之后繼有人,也是重要方面。要靜靜地、堅持不懈地、鍥而不舍地去搞,多干、少說,只干、不說。”

載人航天工程的實施已經在中國政治、經濟、科技和國防建設等各個領域取得顯著成效。實踐充分證明,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下決心搞載人航天工程的決策是非常英明和正確的,這對于加快推進中國經濟建設、社會進步、科技發展,對于牢固確立中國在世界上的大國地位,對于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新局面、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歷史一再警醒我們:關鍵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換不來的,唯有自主創新、自立自強才能把發展的主動權牢牢握在自己手中。現在,中國航天事業進入了新時代,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探索浩瀚宇宙,發展航天事業,建設航天強國,是我們不懈追求的航天夢。黨的十九大明確提出了建設航天強國的宏偉目標,為我國航天事業發展指明了前進方向。我們要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切實增強使命感、責任感和緊迫感,高質量地確保成功、高效率地完成任務、高效益地推動國防建設和航天強國建設,站在戰略高度,積極搶占航天科技發展的戰略制高點,形成一大批原創性、標志性、顛覆性成果,力爭到2030年使我國躋身世界航天強國前列,到2045年推動我國全面建成航天強國。


 

(作者為原航天工業部、航空航天工業部副部長,原中國航天工業總公司總經理,中國國家航天局首任局長)


  該文章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查看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TiC0Ipy1LVpnIfNOWjUqgA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海洋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3码中特期期准,三码中特期提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