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叢泥洼展技能 ——東海監測中心互花米草入侵預警監測試點外業調查紀實

來源:中國海洋報   發布時間:2019-10-11 17:50:27 
分享到


調查人員正在采樣

互花米草屬于禾本科米草屬多年生草本植物,原產北美洲大西洋海岸,該種1979年由從美國引入我國,1980年試種成功,并大范圍推廣。但互花米草排擠其他植物,構成對當地生物多樣性的威脅,破壞近海生物棲息環境、影響灘涂養殖,堵塞航道,影響海水交換能力。2003年,被我國列入第一批入侵物種名單。

不久前,東海區開展了互花米草這個外來物種的入侵預警監測試點工作。記者隨東海監測中心互花米草外業調查組一道,親身體驗了針對互花米草的外業監測工作。

■ 本報記者 吳祥貴

踏進濕地兩腳泥

9月16日,東海監測中心互花米草外業調查組驅車近兩小時,加上近半小時崎嶇不平的鄉間小道,來到了上海市崇明北灘濕地,開始外業調查作業。

“這個斷面的潮間帶采樣工作,我們在做方案設計和調查日程安排的時候,查詢過這片濕地潮水漲落的時間。只有等潮水全部退下去,我們才能達到低潮帶,進行斷面站位布設,開展采樣工作。現在這個時段正是最低潮的時候。”王騰博士告訴記者,“待會兒現場采樣中,我們兵分兩路,我們這組進行植被和沉積物調查采樣,另一組組先進行底棲生物定性和定量采樣工作,依次完成低潮帶、中潮帶、高潮帶的采樣,趕在天黑之前應該能夠完成。”

這時,監測車已經到達了道路的盡頭,外業組成員們按照分工,利索地準備著各自的工具和裝備。

“吳記者,你也戴上帽子、穿上這副護袖吧。這片區域的互花米草的葉片鋒利,容易劃傷裸露在外的皮膚。”王博士給記者也備了一份外業工作裝備,并反復叮囑,“待會兒你跟著我們,千萬不要隨便走動,低潮帶淤泥很深,要特別注意安全。”

這時節,秋老虎正盛,裹在嚴嚴實實的外業工作服里,走在密不透風的互花米草叢中,一會兒功夫,記者的身體就被捂的黏黏糊糊的。

如果說天氣炎熱還算小事,那么尋找道路確保安全則是外業組必須重視的大事。監測方案在斷面設置和站位布設上,盡可能選擇未受或少受人類活動干擾的區域,而這些地方人跡罕至,根本就無路可走。不一會兒,蘆葦叢變得越來越少,互花米草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道路變得越來越泥濘,水坑洼地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大。記者的腳底沾滿了濕漉漉的泥巴,鞋幫已經濕透,腳步隨著泥巴的疊加越發沉重。

“吳記者,你這樣的速度,我們今天可能真完成不了這條斷面的采樣哦。”看到記者走得慢,王博士伸出援助之手,“你的腳底盡量踩在倒伏的草叢上,這樣不會深陷淤泥中。有水洼的地方,如果水洼跨不過去,寧愿稍微繞路,也不要嘗試趟過水洼,否則可能會陷進很深的淤泥中。稍微用手扶一扶旁邊高一點的互花米草,走路會平穩快速一點。”

采集樣品招法多

跟在王博士身后,踏著隊員們的腳印,記者跌跌撞撞的走了一會兒,深一腳、淺一腳的慢慢摸索到了在濱海濕地走路的經驗,終于跟上了大部隊的步伐。

外業組在一處淤泥深厚、互花米草茂盛的洼地停下來,通過GPS定位后,王博士放下隨身攜帶的工具桶,拿出尺子、鐮刀、鐵鍬和環刀等工具,用尺子測量了一個1米見方的互花米草斑塊,將周圍的互花米草踩下去,又用尺子測量了互花米草的高度,計算了互花米草的蓋度。進行記錄后,他彎下身子動作嫻熟地揮起鐮刀,將這片測量好的互花米草沿著根部砍割——采集樣方內的互花米草樣品。記者幫忙將采集好的互花米草送到一旁,同行的隊員進行挑揀分類,剔除枯萎的莖葉后,認真計數,填好采樣標簽,打包捆扎,做好樣品的防護。

王博士在采集好互花米草之后,拿出一個與飲水杯口徑大小相仿的圓柱體直筒,這是沉積物樣品的采集工具——環刀,在環刀內壁搽上少許凡士林,將環刀口刃向下垂直壓入這片區域的泥土中,用腳踩實直至環刀的圓柱體全部沒入泥土,然后用鐵鍬從旁邊將裝滿土樣的環刀取出,小心翼翼的削除兩端多余的土壤,將環刀內的土壤泥樣放入自封袋中。

“樣方面積1平方米,平均蓋度90%,平均高度1.85米,株數228株。”在《濕地植被樣地調查表》中,王博士詳細記錄著低潮帶互花米草的相關信息。

接下來,王博士重復著以上的操作。記者不解地問:“我們不是已經在這一區域采集了樣品嗎?為什么還要進行同樣的操作?”

“這是進行站位平行樣樣品的采集,按照方案要求,需要在每個站位采集3個樣方”。王博士說,“這是為減少采樣中出現的誤差。通過平行樣的采集,進行數據比照分析,求取平均數,確保站位樣品數據更加科學、客觀、準確,如實反映當地的生物植被狀況。

預警監測試點展開

在完成了低潮帶站位的采樣后,外業組收拾好工具,背著3大捆互花米草樣品,立即趕赴中潮帶和高潮帶的站位進行采樣監測。

按照GPS定位,來到方案設定的高潮帶站位附近,外業組人員準備好了工具,走入草叢。王博士說,現在蘆葦生長正盛,而互花米草已經進入花期,遠遠望去,頂部有些發黃。

“我們再往前面走走,去看看,那邊發黃的一大片應該是互花米草。”王博士指著前面一片草叢說。但沒想到,走了好長一段時間,那片草還是看著不遠不近的樣子,真是“望山跑死馬”。

幸好現在的站位是高潮帶,相較低潮帶站位的泥濘濕滑的道路,好走得多,但時間已臨近傍晚。

在途中,記者請教了王博士,為什么在東海區開展互花米草這個外來物種的入侵預警監測試點工作。王博士告訴記者,開展互花米草監測工作是落實自然資源部預警監測司在東海區試點互花米草入侵預警監測任務,旨在基本掌握全海區互花米草的分布狀況,了解入侵過程和影響,建立預警監測體系,為國家和地方互花米草防控提供指導依據。

“我們還積極應用無人機等先進設備,開展對互花米草的航拍調查。無人機航拍范圍廣,能夠獲取更宏觀的影像資料和更大的數據量,更加準確地了解區域內互花米草的生長狀況”,王博士指著不遠處正在飛行的無人機向記者介紹,“萬事開頭難!因為是一項試點性工作,我們之前從未開展過互花米草這種外來物種入侵防范的預警監測工作,沒有經驗可循。在研究制訂方案前,單位領導帶領我們技術人員,專門來到這片區域現場實地調研踏勘,同時查閱了大量的參考資料,了解國內外對互花米草的研究成果。在東海區開展試點工作,我們的責任很大,也很有信心。”

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外業組按照方案要求選取確定了高潮帶調查站點,趕在天黑之前,順利完成了這條斷面低、中、高潮帶3個站位的互花米草采樣監測調查工作。

      該文章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查看原文:http://epaper.oceanol.com/content/201910/11/c13264.html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海洋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3码中特期期准,三码中特期提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