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已躋身極地考察大國行列

來源:中國海洋報   發布時間:2019-10-12 17:27:44 
分享到

本報訊(記者 趙 寧)記者從10月8日在滬召開的2019中國極地科學學術年會上獲悉,目前,我國已躋身極地考察大國行列,形成了“兩船、六站、一飛機、一基地”的支撐保障格局。

據自然資源部中國極地研究中心主任楊惠根介紹,今年是中心成立30周年。從2003年起,中心開始負責建設、運行和管理我國極地考察支撐保障體系。

在破冰考察船能力方面,現擁有“雪龍”號和“雪龍2”號兩艘極地科考破冰船。“雪龍”號經過3次大規模改造,船舶安全運行、科學調查能力和環保水平顯著提升。我國自主建造的“雪龍2”號圓滿完成了各項試航任務,即將與“雪龍”號一起執行中國第36次南極考察任務。

在考察站保障能力方面,實施了南極長城站、中山站改擴建;在南極冰蓋最高點建成了我國首個內陸考察站——昆侖站;在距中山站520公里的冰蓋上建立了內陸中繼站——泰山站。在北極地區,在斯瓦爾巴群島建立了我國首個北極考察站——黃河站;與冰島合作建成了中冰北極科學考察站,為我國科學家開展北極環境、氣候變化長期監測研究打下了重要基礎。

在極區航空保障能力方面,購置了固定翼飛機“雪鷹601”。2018年1月,“雪鷹601”成功降落南極昆侖站機場,具備了覆蓋南極冰蓋最高點區域的航空保障能力。為“雪龍”號配備了Ka-32重型直升機“雪鷹102”,為“雪龍2”號配備了AW169中型直升機“雪鷹301”。

在國內保障能力方面,在長江口沿岸建立了中國極地考察國內基地,建成了考察船專用碼頭、考察物資堆場與倉庫、國家極地檔案館業務樓。

自1989年成立以來,中國極地研究中心致力科學研究,注重學科建設。在成立之初的極地冰川、空間物理和生物生態學等3個學科基礎上,發展了極地海洋學、南極天文學兩個特色學科,建立了極地戰略研究室。

同時,中國極地研究中心穩步推進創新基地建設發展,先后建立了國家海洋局極地科學重點實驗室、南極中山雪冰和空間特殊環境國家野外觀測研究站、南極長城生態國家野外觀測研究站。今年,極地科學數據中心成為首批20個國家科學數據中心之一。

在極地冰川研究領域,建立了“普里茲灣-艾默里冰架-冰穹A”觀測斷面和冰穹A地區冰川學綜合觀測體系,在國際上首次揭示了南極冰蓋的形成和演化過程;實施冰穹A深冰芯鉆探,找到了東南極冰蓋小冰期的冰芯證據;構建南極固定翼飛機綜合科考系統,伊麗莎白公主地航空調查填補了國際空白,發現了南極第二大冰下湖。

在極地海洋學研究領域,揭示了環流和海洋熱通量等要素變化,及其對海冰和冰架的潛在影響,提高了對極地冰-海相互作用的科學認知;自主研發的“海-冰-氣無人冰站觀測系統”在北冰洋實現了1年以上連續觀測,將作為我國構建極地海洋觀測網的核心裝備,參與北極氣候研究漂流觀測國際計劃。

在極地生物學研究領域,構建了極地微生物菌種資源保藏與研究技術平臺,發現了一批微生物新物種及新型活性酶與酶基因,提出了環境污染物全球長距離傳輸機理與來源解析的一系列新認識。

在極區空間物理研究領域,構建了極隙區空間環境南北極共軛觀測體系,研制了國際領先水平的鈉熒光多普勒激光雷達系統;在極光亞暴發生區建立了中-冰聯合極光觀測臺,獲得日側極光的綜合觀測分布特征,發現了一類新的極光形態——“喉區極光”。

在南極天文研究領域,與中科院紫金山天文臺等合作提出了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中國南極昆侖站天文臺”的概念方案和項目建議;開展黑洞與星系共同演化研究,發展了一套利用氫和氦元素示蹤黑洞周邊氣體的新方法,首次獲得了物質吸入黑洞過程的直接觀測證據。

      該文章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查看原文:http://epaper.oceanol.com/content/201910/10/c13228.html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海洋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3码中特期期准,三码中特期提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