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畫家筆下的“千帆渡海 解放舟山”

來源:中國海洋文化在線   發布時間:2019-10-14 10:36:27 
分享到

《人民解放軍解放舟山》

  這幅《人民解放軍 解放舟山》繪畫作品,是上個世紀50年代初的宣傳畫,作者徐進,是上海廣告美術領域的元老級人物,他也編過很多美術教育普及讀物。這一幅作品,再現了1950年人民解放軍千帆渡海解放舟山的情景,作品中的定海東岳宮山地標十分醒目。

  一 作者徐進,曾在舟山留下多幅作品

  徐進是上世紀40年代前后活躍于上海廣告美術界的畫家。早在1926年7月,徐進就和上海美術家蔣潤生、余時、沈子丞等聯手在上海哈同路成立丙寅美術社,專繪廣告畫、商標畫、封面畫、小說插圖、地圖、山水、人物等畫品。上個世紀30年代,他成立了徐進畫室,出版各種圖畫書籍以及畫帖、商業美術作品等。抗戰期間,徐進畫室參與美術教科書的編寫與出版,先后出版發行《水彩風景畫》《黑白廣告畫》《彩色廣告圖案畫》等美術教材。其對兒童美術教育培訓特別感興趣,先后編印《小學鉛筆畫》《小學剪貼畫》《小學蠟筆畫》《小學水彩畫》等系列教材。

  徐進頗有市場經營意識,他的畫室還出版年畫、包書紙,將自己的水彩畫推向市場,走進千家萬戶,先后出版《平湖賞秋》《普陀消夏》等風景系列畫作。徐進曾經多次在舟山普陀山等地采風創作,在他的《水彩風景畫》一書中收錄了《普陀遠望》作品,采用寫意手法,描繪普陀山山海風光,雍容寧靜。他繪制的《普陀消夏》作品,描繪普濟寺景區石雕牌坊的周邊景觀,遠處御碑亭、普濟寺等建筑錯落有致,石坊下一位游客背著手悠閑散步,消夏的安逸,躍然紙上。

  上個世紀50年代,徐進創作了一批宣傳新中國社會經濟發展成就的宣傳畫,如《人民解放軍幫助國家的建設工作》《城鄉互助 內外交流》《上海外灘 水上慶祝國慶》等。

  這一幅《人民解放軍 解放舟山》的宣傳畫,由上海藝文書店出版,通聯書店總發行,同期徐進還繪制了《人民解放軍 解放海南島》《上海市空 打下敵機》等紅色題材作品,謳歌人民解放軍的偉大勝利。

  需要說明的是,上個世紀40年代,在上海灘還有一位擅長繪制連環畫的畫家,也叫徐進,后來加入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曾經參與大型連環畫集《三國演義》的創作,先后創作出版了《碧海丹心》等數十本連環畫作。擅長連環畫的徐進,和開辦徐進畫室的徐進,這是兩位不同風格的畫家。

  二《解放舟山》作品中的人民解放軍

  《人民解放軍 解放舟山》的畫面,主要有四個元素,人民解放軍、海面、船和定海城,作者以寫實的方式。再現了人民解放軍千帆渡海解放舟山的場景。1950年5月17日凌晨,東方透出一片曙光,人民解放軍乘風破浪,抵達定海港。定海港的海面上,波濤滾滾,解放軍戰士頭戴鋼盔,背負行軍包,手持槍支,守候在船艙前,即將沖鋒登岸。而那一刻,舟山島上的國民黨殘匪,早已聞風而逃,從西碼頭等處渡海逃亡而去……

  據當時的新華社報道,1950年5月16日下午,浙東海面風平浪靜,千帆林立。人民解放軍渡海部隊,如同潮水般地涌向各個起渡點,準備揚帆向舟山群島進軍。到了傍晚,“起航的號令一下,一隊隊的戰船,乘風破浪,向舟山爭先競逐。協同解放軍駕駛戰船的漁民們,都興奮地拔起錨,鼓滿篷,互相慶賀著自己家鄉即將解放”。很快,舟山本島外圍的大貓山、登步島上升起了解放軍登陸的信號。

  從《解放舟山》作品來看,人民解放軍乘坐的船,船型就是“綠眉毛”帆船,尖頭、尖底、方尾,它的船首形如鳥嘴,因船頭鳥眼上方有條綠色船眉而得名,是我國鳥船系列中的優秀船型,也是浙東漁區的常見漁船。1949年,人民解放軍已經先后解放了大榭島、金塘島、桃花島等浙東沿海部分島嶼,征用了一批綠眉毛帆船作為訓練和渡海作戰的船只,沿海的千百漁民和船工也紛紛加入支援前線的工作,他們成為解放軍訓練水手的最好“教師”。當然,除了綠眉毛帆船,當時還從北方沿海調運船只,最遠的來自渤海,有的甚至是用火車載運到浙東前線。

  駕駛綠眉毛帆船的解放軍水手,還有船上的戰士們,在波濤洶涌的海上,精神抖擻,行動有序,這是平時刻苦訓練的成果。

  這些解放軍戰士,他們大多數來自北方,跨過黃河、長江,來到東海之濱,他們非常熟悉陸上的戰斗,然而對于渡海作戰,他們顯然缺乏經驗。在這一次解放舟山群島的戰役前夕,解放軍進行了長期艱苦而充分的準備工作。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有一本記錄舟山解放的圖書,取名就叫《把勝利安排停當——舟山前線通訊》。

  從1949年的8月起,浙東前線、后方的解放軍官兵日夜以各種各樣形式進行渡海作戰的準備。在部隊的一切準備工作中,最重要的就是讓解放軍戰士如何學會航海,適應海上戰斗。指戰員們,特別是共產黨員、戰斗英雄、戰斗模范們都自告奮勇地參加了水手隊,在八個多月里,不分炎夏隆冬,不管烈日的曝曬和寒冷的侵襲,水手們日夜苦練著。

  當時執行渡海作戰的戰士,他們中的很多人以前連大海都沒見過。到了海上,風猛潮涌,浪頭一個接著一個,看著就發呆。而坐在船上,船在浪濤中搖搖晃晃,更是頭昏眼花心發慌。他們開始學搖櫓時,不是把櫓搖掉,就是把船頭搖轉了。風一刮,浪一打,有的船底就朝天了。但是,困難再大,戰士們咬緊牙關堅持學會海上航行的技術。當時的戰地記者閻吾是這樣記錄的:

  他們從搖櫓學起,每每非搖到不掉櫓才罷休,胳膊搖酸了,還是搖;手磨出血泡,用棉花包起來再搖;衣服被雨淋濕了,就干脆脫掉,光著膀子搖,白天練習的時間不夠,就晚上連夜學。有的劃著劃著瞌睡了,就用水洗洗臉,清醒一下再搖,船翻了,只要不淹死,就扶著船邊游回來,掏干船篷的水再搖。白日黑夜,海風吹,烈日曬,水里泡,泥里摔……

  戰士們在順水、逆水、激流、旋水中反復訓練著行船的技術,熟悉海浪、海況的規律。當時海上時常還有國民黨軍隊飛機、軍艦的騷擾,解放軍的訓練常常選擇在風雨交加的日子或夜晚進行,他們在疾風驟雨中學會了船蓬的收放,船舵的把控。

  人民解放軍就這樣在日日夜夜的海上訓練中,摸透了海洋的脾氣,他們很快能在變化多端的險惡風浪里把船開來開去,學會了預測海上的風暴和潮水的起落,能辨別暗礁的所在……

  人民解放軍周密的戰前準備,讓國民黨軍隊不寒而栗。 1950年5月13日晚開始,國民黨12萬多守島部隊陸續開始撤離舟山,至16日夜全部撤離完畢。

  發現舟山守敵撤逃跡象后,我人民解放軍迅疾采取行動,于16日下午立即發出全線攻擊的命令。當日,很快解放了登步島、冊子島、大貓島。16日傍晚, 10萬大軍在東起登步島,西至金塘、鎮海的海面上,千帆渡海,進行全線追擊。

  在勝利的曙光下,一艘艘“綠眉毛”帆船,滿載著戰士,急流奮進。船上的戰士,昂首注視前方,似乎有一種“勝似閑庭信步”的從容,其實這是長期海上訓練磨礪出來的鋼鐵般意志!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海洋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3码中特期期准,三码中特期提前开